熱點:
首頁     烏海   區內   專題   播報     媒體   講堂   印象   長河   網視   圖說      文化   書法   旅游   園區      問政   便民   微博   微信

學書法就到烏海去
時間:2017-05-26 10:37:30    來源:烏海日報    瀏覽次數:    新聞首頁    我來說兩句 ()

前些天,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在烏海學書法時結識的黃恩博老師和師母一起在南方諸城市旅游的信息,便邀請他返回時路過北京一定要和我見一面、聚一聚。

 

黃恩博老師是在上世紀90年代初加入中書協的資深會員,他的書法明顯帶有顏體筋骨,厚重老辣,其中的枯筆與拙筆運用得最佳。當年他在教我學書法時,最愛說的話就是,要追求“屋漏痕”“錐劃沙”那樣一種效果。這話我始終記得,只是實踐上還差距很大。黃老師是烏海書法界“五老”之一,其他四位是李賀年、朱毓義、周天甫、王文斌。聽黃老師講,前幾年,市里還專門為“五老”舉辦過一次書展呢!

 

自從離開烏海后,我和黃老師2011年曾見過一面,那時我在北京衛戍區政治部工作,分別時聽說年屆七十的老書法家和老伴還沒有坐過飛機,便專門給他們買好返程的飛機票,并派人把他和師母送上飛機。一晃又過去六七年了,黃老師和師母并未見老,足以見書法對人的養生健身作用是多么有效。我們在一起回顧了烏海學書法的日子,說起那座小城濃濃的書法氛圍,那里的一個個書法大家,以及那里這十多年來的變遷,尤其是市委、市政府在文化事業、書法城建設上的投入……有說不完的話。

 

到烏海軍分區工作時,我已46歲,是在任旅政委6年多,連續兩次被軍區樹為“優秀旅團領導干部”、榮立二等功的情況下提升任職的。烏海地處三大沙漠交匯地帶,當時是個僅有不到50萬人的地市級小城市,全分區只有三個市區人武部,連同軍分區機關在內干部不足50人。兵就更少了,除了開車的幾位司機,就剩下一兩個公務員和炊事員。官兵數量不及野戰旅團的一個連隊人多,工作量更是與野戰部隊無法相比。旅里送我赴這座西北小城任職時,整個旅隊的氛圍頗有些悲壯蒼涼的味道,大家看我的眼神兒都有些異樣。當地一位與部隊交往較深的書法家,給我送來一幅書法作品作為激勵和安慰,上面寫的是:“寵辱不驚,閑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漫隨天外云卷云舒。”一位我在旅里曾點名嚴厲批評過的連長對士兵們說:“瞧,咱們政委被發配大沙漠去了。”

 

其實,此前我有過比這更艱苦的經歷,應該說已有了相當好的承受能力。這一次畢竟還“升”了一級。“上善若水”,是水就要流動,就應去滋潤一方沃土。無論何時何地,不管順境逆境,自己能做的就是盡心盡職,干好本職,發揮到極致,一直努力到不可能。事多時就干事,事少時就習字。

 

到任后,我很快就把軍分區機關和三個市區人武部的情況摸了一遍,與時任司令員吳東海同志一起,梳理工作思路,進一步修訂發展規劃,鮮明提出“小分區要有大作為”的奮斗目標。我們針對烏海是一座比較單一的礦產資源型、正在發展循環經濟型城市的特點,把工作重點放在抓好城市工礦企業民兵思想工作和組織建設上,使基層民兵隊伍切實成為經濟建設的生力軍、國防力量的后備軍、維護穩定的主力軍。尤其是我和時任政治部主任盧小平同志一起組織編寫了簡明實用的《城市民兵思想政治教育》教材,填補了這一領域的空白,并先行在礦產企業不同類型單位進行教育試點,爾后在全市鋪開;還與廣播電臺和烏海日報社開展“國防連著你我他”征文活動,與市書協美協聯合舉辦“雙擁書畫展”,在軍分區新辦公樓建起“烏海市國防教育中心”,請張震上將題寫館名。一時間,軍分區的工作既活躍,又扎實,受到市委、市政府領導和廣大人民群眾的充分肯定和交口稱贊。第二年烏海軍分區搞好城市民兵思想政治教育的經驗在內蒙古軍區民兵政治工作現場會上作了重點介紹和推廣。原總政治部也予以總結轉發。

 

在烏海的日子里,業余時間怎么打發?——看書、寫作、練字。我到市書畫院拜李賀年、黃恩博等“五老”為師,看美協主席王章一作畫寫字,參加書畫界老師們的寫生和筆會活動,一起接待北京、呼和浩特以及韓國等地方來訪的書法美術大家。從楷書、隸書、行草的基礎學起,不恥下問,不怕丟丑,重在參與。兩三年下來,書法小有長進,由最初的不會在紙上懸腕書寫,到市里舉辦各種展覽也能湊湊熱鬧,寫上一兩幅作品參加,既提高了自己的書藝,也體現了領導重視,還密切了軍政、軍民之間的感情。特別是與當地一大批書畫界老師結下了歷久彌新的深厚情誼。

 

有研究表明,書法在心理學和養生學上有著一席之地。書法某種程度上是一種運動,對身體的呼吸系統、循環系統和大腦運行等有著生物性的積極影響,對心理狀態也有明顯的調節作用,特別有利于老年人身心健康。你看,書寫的過程,要求書寫者頭正、身直、臂開、足安;執筆要求指實、掌虛、背豎、腕平、肘起等,這一系列的動作相當復雜,包括了人的感覺、記憶、思維、神經等生物系統調節,包括了人體的眼睛、手部、腕部、臂部和腰部運動,有效鍛煉平衡力、忍耐力和協調力。據說有激活腦細胞、減慢心率、控制血壓、調勻呼吸的作用,可使人產生輕松、愉悅、專心的情緒狀態。但根據我的體驗,可能對血糖還是沒有多少抑制作用,不然這么多年我的血糖怎么總是偏高呢!

 

烏海書畫界那些老師可好了!首先是他們的藝術水準高,當時已有14位中書協會員,50多位自治區級書協會員。那字寫得相當有特點:李賀年老師的狂草,朱毓義老師的小楷,黃恩博、周天甫、王文斌老師的草書和行書,都讓人賞心悅目、拍手叫絕。烏海許多領導的書法水平也好生了得:李光席、王蘇布道、武文俊、趙秀、傅庭琳等,都寫得一手好字。美協主席王章一,不僅畫功扎實,富有濃烈內蒙古西部特色,在書法上也頗有造詣。其次是他們人品好,樂善好施,助人為樂,經常義務教授書法,對上門求教的學生都是循循善誘,誨人不倦。據我所知,每次書展后出版作品集時,幾位老師都不厭其煩地幫助我們這些初入門者修正作品。他們不像大城市的一些大家那樣有架子,所寫作品從不吝嗇。當然,如果他們在大城市居住或工作,其作品肯定也會洛陽紙貴了。再就是烏海這些書法老師普遍艱苦樸素,保持著老知識分子那股淳樸善良精神。他們為人實在,對人誠懇,舉止文明,不講究工作條件,生活都是平民化,只追求作品層次。你說,身邊都是這樣的賢人鴻儒,做人做事能不踏實、學習成績能不提高嗎?

 

在烏海,男人練書法,女子也練書法;大人學書法,孩子也學書法。市里專門成立了女子書法家協會,那時各中小學都開有書法課。大街上各類書法繪畫培訓機構很多,市博物館、文化館、書畫院、新華書店等場所常年舉辦各種主題書畫展。走在這座小城市里,如同徜徉在書法繪畫的海洋里,任理想的翅膀在知識的空間里翱翔。

 

書法的內容大都寫經典古文名句,這本身就是對人的一種熏陶和影響。從范仲淹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到高適的“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從子夏的“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到韓愈的“業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毀于隨”……這些,無不起到修身養性、陶冶情操,使人心善、心寬、心正、心安的作用。那功效絕不低于某些藥物,更不亞于現在軍內外的思想政治工作。再看看古代那些書法和文學大家,如王羲之、王獻之、張旭、懷素、孫過庭、米芾、趙孟頫、蘇東坡、陶淵明等等,哪一個不是身懷絕藝,躊躇滿志?但在時間的巨浪面前,他們的生命也都一一淹沒在歷史的塵埃中,只有這燦爛的藝術還永久地存活在人間。我們每一個人,孜孜追求的應該是有趣味有藝術的人生。“歷史留下的不是官位,而是藝術”。這句話,久久回蕩在我的耳畔,伴我度過孤獨寂寞的歲月時光。

 

學書法,就到內蒙古西部小城烏海去吧!那里有美麗的黃河,雄偉的甘德爾山,古老的桌子山巖畫,金色的大漠沙灘,紅得像篝火一樣的四合木植物,更有富有遠見的領導,值得尊敬的老師,熱情好客的友人,燦爛淵博的文化,濃厚的藝術氛圍,有使人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精神源泉。

 

200511月,在烏海工作兩年零八個月后,我離開了那座西北書法小城,奉命去了呼倫貝爾邊防。展現在我眼前的,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一個放飛夢想的嶄新世界。

 

關鍵字:
分享到:
責任編輯:李珈竹
>>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Copyright©2007-2014 烏海新聞網(烏海新聞門戶網) www.mzlgsb.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電話:0473-2051617 QQ:66319321 郵箱:[email protected]
蒙ICP備10203818號 未經過本站允許,請勿將本站內容傳播或復制
体彩安徽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