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
首頁     烏海   區內   專題   播報     媒體   講堂   印象   長河   網視   圖說      文化   書法   旅游   園區      問政   便民   微博   微信

房子那些事兒
時間:2017-06-16 16:31:11    來源:烏海日報    瀏覽次數:    新聞首頁    我來說兩句 ()

1980年代中期,我在礦區已經生活了十多年,二十多歲的人了,對礦區房子的結構、建材、稱謂等還模糊不清。有一次在單位,師傅和我拉家常,問我家住哪兒。我告訴師傅住哪兒后,他說:“你家住的是土窯。”我連忙分辯道:“我家是自己蓋的房,不是土窯。”師傅以一種十分肯定的口吻對我說:“你家住的一定是土窯。”當我試圖再解釋什么時,師傅又說:“你說住哪兒我就知道你家住的是土窯。”后來我去過師傅家,他家和我家一樣,也是土窯,俗稱“土坯房”。

 

那天下班回家,我圍著房子前后左右看了個遍,沒看到只磚片瓦,原來我家住的真是土坯房!我為自己的無知而羞愧,多少年了為我遮風擋雨的房子竟然是土坯房。我大惑不解,房子就是房子,怎么還分什么土坯不土坯的。我認為房子本應該就是我家房子那個樣子,不是那個樣子又該是個什么樣子呢?我家住的那一片全是自己蓋得土坯房,我的同學、同事大多數住的也是土坯房。

 

此后,我對礦區房子的建材、結構有了一些常識,這些常識給我帶來的是無以言狀的情緒。在父母和一些熱心人的張羅下,我相過幾次對象,也曾和彼此有好印象的姑娘相處過,卻不曾主動邀請人家來過一次家里。有姑娘表示要去家里看看,我總是以各種借口搪塞。有姑娘問清我家住哪兒后,便沒了下文。這其中土坯房的存在到底占有多少因素,我無法確切知道,但一定存在。在那個年代及其以后的歲月里我對土坯房都懷有一種極其復雜、揮之不去的情感。

 

1990年代初期,我家再一次大興土木,在原有土坯房的一側建起了一間半房。此房最外層是磚,里層依舊是土坯,又在房頂掛上瓦,不明就里的人還以為是磚瓦房。那段時間里,父親發動家里所有人,在院子里就地取材趕制土坯,帶領我們一家人尋遍礦區各個角落,料石、木材、水泥,能撿則撿,統統為我所用,一舉完成了這一礦區普通人家的浩大工程。作為家里的排行老大,我首先擁有這個安身立命之所,之后才會輪到我的其他兄弟。那些年,礦區人家哪家不是這樣建房?哪家的房子又不是這樣鋪排使用的。

 

1990年代中期,我所在的企業以集資建房的形式解決職工住房困難問題。集資房款是個人自籌一部分,單位補貼一部分。我寫的住房申請很簡約,總共不過五六行,幾十個字。大概領導也認為我家那個“穿鞋戴帽”的房子實在算不得是一個真正的房子,對我的無房陳述沒有提出任何異議,同意我參加集資建房了。集資房是磚木結構的平房,個人交一萬元,按當時的市場價格算不得昂貴,但我為籌措這筆款卻費了一番周折。其時,我成家剛半年多,當時的工資額度、發放情況,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人都懂得。申請通過了只是可以參加集資建房,但不能按時交上集資款仍然不能參加集資建房,沒有集資建房資格倒不難堪,夠條件因交不起款才令人難堪。臨近交款的日子,我的一位同事老大姐每天不停地問我交不交款。我竭力掩飾窘迫不堪的神情,不咸不淡地回答:“交款期限到了再說。”鬧得彼此挺尷尬。借遍三親六友,我在交款期限的當日終于湊夠了錢。

 

距此不長時間,礦區搞“安居工程”,規劃建設住宅樓,是自愿集資,個人全額付款,均價550/平方米。那些住宅樓到底建成沒建成,哪些人“安居”了,我沒有“實力”去參與。

 

新世紀第一個十年末期,礦區棚戶區改造工程破土動工,住房建設熱火朝天,房子舊貌換新顏。我和那些曾經在棚戶區的鄰里陸續搬遷新居。回望讓人歡喜悲憂的土坯房,溫馨抑或傷感,無不都是我們礦區人曾經有過的生活。土坯房已經遠去,關于礦區房子那些事兒,夢想終于照進了現實。(陳玉亮)

 

關鍵字:
分享到:
責任編輯:李珈竹
>>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Copyright©2007-2014 烏海新聞網(烏海新聞門戶網) www.mzlgsb.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電話:0473-2051617 QQ:66319321 郵箱:[email protected]
蒙ICP備10203818號 未經過本站允許,請勿將本站內容傳播或復制
体彩安徽11选5开奖